《如何学习》


书的封面

我简单总结一下:

  • 时间上:分散开来学习某一知识,要比一下子全部学完效果更好

  • 空间上:变换学习时的环境背景要比总在同一个环境背景下学习效果要好

  • 不同知识交叉学习,要比连续学习同一知识效果更好

  • 适当放松,大脑更有益突破某个困难问题——这叫“顿悟”

  • 睡觉 = 学习

记忆并没有“消失”或者“遗忘”,只是你暂时无法把它提取出来。

关于阅读,让我想起了我在维基百科上看到的一个观点:

以往说“书读百遍其义自现”,现代意义上的阅读强调的是“书读百篇其义自现”,因为阅读靠的是背景知识,靠的是线索,而不是记忆、背诵。

遗忘式学习


而如今这套新理论,并不是对传统理论的补充或更新,而是彻底的破旧立新:“遗忘”在这里被塑造成了“学习”的好朋友,而不再是敌人。

记忆失用理论的第一条法则便是:任何记忆都具备两种能力,即储存能力与提取能力。

记忆是不会“丢失”的,不会像我们以为的那样越变越淡,直至踪迹全无。准确地说,“丢失”了的其实只是我们一时无法提取出来的记忆而已,它的提取能力在当下很低,低到几乎为零。

记忆失用理论认为,大脑一旦重新找到“不见了”的信息或者记忆,那么“曾经遗忘”本身便能起到增强记忆的作用。我们不妨借用前面的比喻,用肌肉锻炼来描述“遗忘式学习”的这一特性:做引体向上,首先会导致你的肌肉细胞受损,可是,等休息一天后再度做这个动作时,肌肉却已经因昨天的受损而变得更加强壮了。

我们在提取某项记忆的时候越是大费力气,那么在得到之后,该项记忆的提取能力以及储存能力就飙升得越高,也就是学得越扎实。

打破学习的好习惯:环境对学习的影响


学习是否要保持一贯性

从20世纪初期开始,“保持一贯性”就成了各种教育指南的标志性指导,这一基本原则已经融入了几乎所有想当然的“学习好习惯”当中。要有固定的习惯、固定的日程、固定的场所、固定的时间,专心学习,别的什么都不要管。在家里或者图书馆里找个安静的角落,大清早也好,深夜里也罢,每天都要在那里坐上相当长一段时间。这类观念至少可以追溯自当年清教徒的生活习惯,以及他们对习经的虔诚追求,至今仍未有半点改变。“找一个安静的、没有任何干扰的地方学习”,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的学习指南开宗明义就是这句话。不止贝勒大学,实际上不少大学的学习指南里都会有这样的语句,而且后面还有:
“培养固定的学习习惯,每次学习都要那样。”
“戴上耳塞或者耳罩,挡掉噪音的干扰。”
“如果有人劝你换个时间再学,不要听。”
……
诸如此类,都是告诉你要如何在学习时保持一贯性。

环境的还原是增强记忆的法宝

这么说吧,针对同一个知识点,如果曾经在不同的环境下学习过它,那么你的大脑对这个知识点这段记忆的提取能力,将会大大增强。

诀窍就是多换几个学习场所

我们可以很容易做到成倍地增加与记忆内容相关联的感知提示数量,而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使我们的学习场所加倍——多换几个地方。

借用实验报告主笔者的话来说,这次实验显示出“环境背景的变换大大提高了记忆力”。

丹尼尔·威林厄姆(Daniel Willingham)是一位指导课堂学习技巧应用的顶级权威,他曾这样建议自己的学生:备考复习时,不要直接照着笔记复习。他对我说:“我告诉他们把笔记放到一边,重新整理学习材料,自己想出一套全新的重点概述来。这样做,会强迫你把学习材料都过一遍,而且是以一种不同的思路去过一遍。”

我们要做的恰恰与此相反:换一个完全不同的房间,换一个完全不同的时间段。拿着吉他到外面去,去公园,去树林。换一家不同的咖啡店,换一个不同的练习场。用布鲁斯替换古典音乐。这些针对惯常行为的每一个改变都会帮你把要学、要练的东西记得更牢固一点、更清楚一些,帮你把记忆保留得更长久。其实,这样的实践本身就能强化你的学习,让你学得的东西越发不必依赖于周遭环境。

拉开时间间隔:化整为零才能记得持久


与其一口气全都学完,还不如今天学一点、明天学一点,效果反而更好。不是好一点点,而是好很多。在某些情况下,分散式学习能让我们的记忆事半功倍。

艾宾浩斯写道:“同样的重复次数,若恰当地分成几组、拉开时间距离来完成,要比集中起来一次完成的效果明显好很多。”由此,他开创了一条历史先河,成为第一个发现“间隔效应”威力的人。

对于极其短暂的时间间隔,就是早期研究中所使用的几秒钟或者几分钟,也许会使大脑对快速重复的信息变得越来越不感兴趣W。如果相同的内容重复第二次、第三次,大脑对其的关注就会次第减弱

在许多情况下,分散式学习还能给人带来更多的背景提示,也就是我们在第三章所描述过的那种提示。还举新邻居的例子,你第一次知道那两个人的名字,是在一次聚会上,周围有好多朋友、诸多闲聊,还有手里的一杯葡萄酒。第二次,你听到了他们的叫声,隔着那道树篱笆。于是,这两个名字便被嵌入了两层背景当中,而不再是一层。当我们第二次复习一份单词表或者一份资料时,也会是这样的情形,除非你前后两次学习都是在同一个地方,那样的话,第二次的环境影响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再说一遍,“临时抱佛脚”在紧急关头的确很有用,但问题是,所得记忆不会持久。而分散式学习却能让你记得长久得多。

“临时抱佛脚的方法寻求的是在临考之前以高强度的学习把东西塞进大脑。但是,以这样的方式学得的东西,能建立起来的联想实在少得可怜。假如同样的内容能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环境背景下反复读、反复背诵、反复提及、反复练习,与其他联想挂上钩,那才能真正使其保留在大脑的记忆之中。”

考试的作用


大脑要从记忆中提取已经学过的课文、名称、公式、技能等任何东西,所要付出的努力远比直接重读一遍或者重学一遍要多得多,而这份额外的努力则加强了这些记忆的储存能力与提取能力。这样做之所以能对数据信息或者技能的掌握更加牢固,正是因为我们并非简单地重温了一遍,而是自己把它们从脑海中“提取”了出来。

一旦我们成功“提取”出了某信息,便同时以不同于上次的储存路径将其重新存储了一遍。这不但使得该信息的储存层次得到了提高,更使得它有了不同于上次的相关联结:它和这次同时提取出来的其他相关信息建立了联结。由此,原先支撑该信息的脑细胞网络也就有了变化。用我们的记忆改变我们的记忆,而且是以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做出了改变。

请记住:对着自己也好,对着他人也罢,把你学过的东西表述出来,这种简单的做法并非仅是传统意义上的一种“自考”方式,它更是一种“学习”的方式,一种更高效的学习方式。这比你继续坐在那里盯着重点划线的效果肯定要更好,至少能高上20%~30%。更划算的是,这样的练习还能消除我们前面讲过的“熟练度错觉”,让你能真正看清哪些地方你还不知道,哪些地方你还有疑惑,哪些地方你已经忘记……立竿见影。

孵化:沉淀思维离不开分心与分享


请完成‘SEQUENCE’这个单词最后一个字母,唯一的要求是不许用E:
SEQUENC_

交替:混杂在一起印象更深刻


专心致志、不受打扰的学习反而成了拖后腿的做法。

而交替练习却给人一种进步缓慢的表象,跟单一重复的效果似乎没法比,可实际上随着时间的累加,交替练习所累积起来的进步要比单一重复多得多。从长远来看,单一技巧的重复训练反而会阻碍我们进步。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告诉我们,大脑对发现不协调的地方天生敏感。”

“一旦看到什么东西超出了正常秩序或范畴,大脑便会当即警醒起来,敦促潜意识更深入地处理刚接收到的这一信息:‘这东西怎么可能在这里呢?’”

睡觉就是学习


  • 19世纪德国化学家弗里德里希·凯库勒,就是因为在梦中梦见一群蛇咬住了自己的尾巴,才偶然发现苯的化学结构(其分子卷曲成环状)
  • 俄国化学家德米特里·门捷列夫,曾告诉他的同事说,他花了好几个通宵试图把所有元素整理成合理的排列方式,却始终一无所获,直到他累得昏睡过去,却在梦中看见了“一份表格,所有元素,各归其位!”。这便是著名的化学元素周期表的由来

从研究数据中获得的大量证据说明,睡眠能增强你对前一天所学内容的理解力和记忆力,而且绝不仅限于彩蛋学习,它还可以辅助你的词汇学习、单词配对、逻辑推理,甚至能有助于你工作中的陈述报告、学校里即将到来的考试,等等。当然,你首先需要记住所有这些课题中关键之处的主要细节,才能借助睡眠把这些要点拼凑起来,形成一幅更为完整的大脑认知图。这么做对你成绩的提升效果相当显著,大约能提升10%~30%,不过科学家们至今尚未充分了解潜意识状态下大脑究竟是如何运作的,因此还给不出合理的解释。

西格尔的理论告诉我们,如果保持清醒所耗费的成本已经盖过了收益,那么继续筋疲力尽地熬着就没什么价值了。对此,“夜班理论”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解释:因为睡眠也同样具有价值,准确地说,是具有梳理、筛选、整合我们正在学习的功课或者动作的作用。这就叫做阴阳互补。清醒的时候学习效果自是最佳,等收效越来越低时就应赶紧去睡觉,再拖下去就是浪费时间了。而接下来的工作,睡眠会帮你继续完成。

最新研究表明,在失去意识的停机状态中,大脑实际上是在澄清记忆、深化技能——睡眠是完成这两项任务必不可少的步骤。换句话说,从本质上讲,睡觉就是学习。

这么说吧:我再也不觉得白天打个盹儿或者晚上早早睡就表示我懒、我浪费光阴,甚至是我根本不愿意学习。相反,我现在把睡眠看作是闭着眼睛在学习。

打个盹也算是睡眠:午睡很重要


在最近10年间的一系列实验中,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萨拉·梅德尼克(Sara Mednick)发现,人在一小时到一个半小时的打盹儿过程中也常常会有慢波深度睡眠期以及快速眼动睡眠阶段。

早上参加学习的人,无论是背单词还是对模式及规律的辨识,也就是说,无论是需要靠记忆力的学习还是需要靠深度分析能力的学习,在傍晚的考试中,那些白天睡过一小时午觉的人,成绩会比没有午睡的人高出大约30%。“通过这些实验研究,我改变了自己的工作习惯,”梅德尼克告诉我,“也改变了我的生活习惯。”

“在一些实验中我们发现,白天睡上一小时到一个半小时所得到的学习辅助效果,跟一整晚8小时的通宵睡眠几乎不相上下。”